首页  |

泰山玻璃纤维张国

2018/4/19 10:36:27 来源:
  • 6068
  • 字大
  • 字小

从昔日只有一条生产线的邹城佳斯达电子玻璃纤维有限公司,到如今拥有7条产品生产线已并入央企的泰山玻璃纤维邹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玻邹城公司)。16年来,公司顺应市场需求,及时调整思路,用实力演绎着石头织布的传奇。



石头轧碎纺成布
印制电路后卖大钱


“一块普通的石头轧碎,经过高温熔化,再拉丝纺织成布,就可以在里面印制集成电路了。”在公司的电子布生产车间内,泰山玻璃纤维邹城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张国告诉齐鲁晚报记者,通过这一神奇的变化,玻纤就被织成了薄如丝绸的布,然后被应用于各种各样的电子功能材料。


记者观察到穿针是个细致活,也是电子布生产过程中唯一保留纯手工作业的工序。人手一台穿针机,一名女工正盯着手中的丝线一股股穿进两三毫米的针眼里。作为从业多年的老员工,她早已练就了一副好眼力及行云流水般的操作技能。在织布车间则是另一番天地。该车间基本实现自动化生产,400余台织布机同时作业,场面宏大却鲜少看到工作人员的身影,整个车间只有20余名工作人员时刻记录数据。


“目前,公司拥有五条无碱玻璃纤维池窑拉丝生产线,一条微分生产线和一条电子布生产线,年产玻璃纤维纱18.68万吨,微粉13万吨,电子布8400万米。”张国说,在2001年,这里曾是邹城佳斯达电子玻璃纤维有限公司。当时只有一条生产线,主要以粗砂为主,细纱极少,销售收入不足5000万元。2004年,泰山玻璃纤维股份有限公司看中佳斯达的细纱生产,与山东里能发展有限公司和邹城市恒泰玻璃纤维制品有限公司三方强强联合,成立了泰山玻璃纤维邹城有限公司。2007年,公司并入央企—中材集团,现隶属于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16年的峥嵘岁月,如今的泰玻邹城公司早已脱胎换骨。


专注做高端市场
废丝全部回收利用


16年,从前身佳斯达到并入央企,从一条生产线发展到如今拥有全球单体产能最大的细纱生产线,企业依靠的是什么?


对此张国坦言,他们不仅依赖于经济发展成果的共享,还得益于市场多样化的需求。“向低端走,没有底线的,而专注于高端市场提升的是整个企业的下限。”张国说,2010年公司转变了思路,摒弃了低端市场,专注于高端市场。张国表示,十二五规划期间,泰纤邹城公司因时而动、顺势而为,转变思路,摒弃了低端市场,专注于高端市场,生产线在节能、绿色制造、自动化水平上不断提高。相比六年前,公司的人均劳动效率提高70%,能耗降低40%,废品率降低50%,废丝已全部回收利用。


“向顶端走一点点,终端的市场的生存空间会更大。”张国认为,玻璃纤维是个小产业,最初是二战后期的美国公司做的雷达罩,1997年我国首条万吨无碱玻纤池窑拉丝生产线在泰山玻纤投产,但由于价格高而无人问津。玻璃纤维是个简单的纤维,但下游的用途多达6万种,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在用,涉及轨道交通、汽车运输、建筑材料、电子电器、生活消费品各个领域,目前泰山玻纤的客户遍布全球几乎包括了所有电器的各个优质企业。其中也包括西门子、松下、GE、DSM等国际一流企业。


投产制作电子纱
拿下五个世界之最


经过两年的建设,去年1月份,电子纱生产线正式投产。此举填补了我国玻纤行业多项空白,实现了世界单体产能最大、世界品种最齐全、世界技术装备最先进、世界同行业运行成本最低(运行效率最高)、世界产品品质最优的细纱生产线五个“世界之最”。


“电子材料的发展,绿色是方向”,张国用新型工厂的例子证明电控自动化设备的社会需求量不断加大。“新型工厂智能化装备越来越高,集成控制器、机器人和机械传输机构陆续投入使用”。


“电子纱生产线建设走得是高端路线,最细的产品能做到4.0微米。整个生产线采用智能化控制系统、质量管理系统、机器人搬运、智能包装系统以及以SAP为基础的信息管理系统进行科学的管理。


“大型体育场膜结构顶棚也就是人们通常认为的‘帆布’主要技术是用玻璃纤维加聚乙烯研制而成,其使用寿命可达50年之久,而且自带清洁功能,永不变形。生产线自动化水平高,用人节约劳动效率能提高50%。”张国对玻纤信心满满,凡是有电的地方就用玻璃纤维,无论是结构件、传输件还是存储件都离不开玻璃纤维,手机、电子智能化等对于玻纤的运用无不表现出玻纤巨大的市场需求及行业潜力。